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百科知识 > 知識未分類1 >

澳大利亞洋奶粉,從民國開始就賣得火

2016-02-21
當全面放開二孩政策的消息一傳出,不少國人的第一反應就是摸著口袋問自己:有沒有“賺夠奶粉錢”。對於一個家庭來說,說到生孩子,男人一般得考慮掙錢的事兒,而女人則會糾結餵養的問題:給孩子喝母乳還是牛奶,奶粉喝國產還是進口的?別以為這是如今才有的煩惱,其實在奶粉初興的民國時期,這些爭論就沒有停歇過。育兒觀很科學西藥房賣奶粉,打廣告都說母乳好“我從出生之後,就沒有吃過媽媽的奶,一直是吃的牛奶。怪不得我沒有我的哥哥們聰明,我喝牛奶長大,肯定不如喝人奶長大的人嘛。”今年86歲的黃曉珍老人,總喜歡跟家人說往事,每次說起幼兒時喝牛奶長大,孫女們就會驚訝問:你小時就有牛奶喝啊?黃曉珍就不再作聲,眼睛瞇起來。奶粉的記憶對她而言又熟悉又陌生,像是人生非常特別的體驗。奶粉,顧名思義就是牛奶除去水分後制成的粉末,易於保存和攜帶,據民間傳說最早的奶粉由一位蒙古將軍發明,當時將牛奶制成奶粉作為行軍打仗用的軍糧。但這不是真正現代意義上的奶粉,世界上第一個奶粉工廠於1805年由法國人帕芒蒂倫瓦爾德建立,此時奶粉已不再是作為軍糧使用。早年的奶粉大多叫乳粉、代乳粉、母味粉,成分與現下大同小異,用牛奶制成,附帶少許添加劑和營養素。1910年5月6日的廣州《國事報》上就開始出現進口牛奶的廣告,後來的奶粉廣告競爭更是激烈。比如,勒吐精牌代乳粉說:育嬰珍品,無異母乳;克寧乳粉稱:美國生產,補質均勻,消化尤易,粉一水七,交融立成,用如所需,毫無耗費;天一牌母味代乳粉道:荷蘭牛乳制造,清潔純粹,補力非常偉大,一聽可抵三聽(馬口鐵罐)。另外,老上海廣東路上愛蘭漢百利公司出產的代乳粉,南京路上吉時洋行經銷的美國原裝KLIM乳粉,都廣有銷路。黃曉珍記不起自己幼年喝的牛奶是什麽牌子,但在她的印象裏,有錢人家的孩子,即使母親不能哺乳,也會請奶媽餵養。“牛奶,再怎麽都比不上母乳的。”黃曉珍的記憶並沒有出錯,在當年的觀念中,母乳餵養已經根深蒂固,就連奶粉廣告中,也提倡由母親親自哺乳。比如1924年2月1日《婦女雜誌》第10卷第2號中,“葛蘭素奶粉”廣告中就刊登著:為人母者之天職!哺乳是做娘應盡的責任,然而往往有的不能哺而極想哺。我們勸她吃葛蘭素奶粉,那乳汁便涓涓不絕的來了。因為有許多做娘的,本是無乳可哺,吃了我們的葛蘭素奶粉,便能哺乳了。葛蘭素奶粉的生產商就是大名鼎鼎的藥品商葛蘭素(葛蘭素史克前身之一)。其實,許多奶粉的生產商都是藥廠,而在民國時期,奶粉也通常是由西藥房售賣,其次是點心鋪。1934年,月份牌美女杭稚英為“勒吐精代乳粉”作廣告代言,一頭青絲婉轉漣漪,柳眉纖細青黛淡描,托顎微笑、體態婀娜,這個廣告並沒有出現嬰兒,只有健康媚人的少婦形象,似乎也在暗示著什麽。毒奶粉一樣有洋奶粉受青睞,美國澳大利亞最多舊報刊上鋪天蓋地的奶粉廣告成為如今我們有據可查的線索。“本埠西堤二馬路代記商鋪經銷衛生消毒乳粉,純正牛乳,絕對不摻豆精!”說明在奶粉中摻豆精已經成為了黑心商人謀取暴利的手段。“生隆昌牌代乳粉,本店有售,同胞兄弟你買代乳粉至關要緊,因為有一種賤丈夫時常假冒”這說明,當時銷路好的奶粉牌子還會被人假冒。“本廠出品金星乳粉,望諸君愛用國貨。”說明國貨奶粉已經出現,開始搶占市場。不過當年收購牛奶主要是靠目測鼻聞,不良奶商往往會將堿面、白灰膏等加入牛奶裏再制作奶粉。2011年環境經濟雜誌曾刊登過一篇文章《民國毒奶粉》,其中寫道:1925年10月5號《廣州民國日報》第八版有“生隆昌牌”奶粉的標價,1斤奶粉價格比1斤面粉還便宜1分毫洋(民國前期廣東通行的貨幣,比大洋購買力稍低),要說那是優質牛奶做的,誰都不會信。另外,1934年3月,上海天一牌奶粉上市,打出的廣告是“衛生消毒乳粉”,意思是這個牌子的奶粉是幹凈無毒的,可以放心食用。有記者給這個廣告加了一逗號:“衛生消,毒乳粉”。奶粉商大怒,以“誹謗國貨”的罪名把記者告上法庭,記者反駁說:“國貨乳粉有無毒的嗎?”這個記者一竿子打翻所有國產奶粉,未免太偏激了些,但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洋奶粉確實比國產奶粉可靠。一份民國時期的《海關進出口貿易統計月報》顯示:1936年,進口牛奶粉數量為634586千克。當時的奶粉多來自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日本、荷蘭、新西蘭和美國等地,其中又以澳大利亞和美國為最多。既然大家相信洋奶粉,洋奶粉的價格也就很高,像美國的克寧乳粉,在上海賣到8角大洋一盒。一盒是12兩裝,不到一斤(當時一斤是16兩),比國產奶粉“生隆昌”貴了將近二十倍!而克寧乳粉打出的廣告針對性也非常強:“到埠之後亦不拆包。”意思是原產原裝,不摻假。“克寧”的美國廠家博登公司在1998年1月間被瑞士雀巢集團收購,雀巢就是我們這一代熟悉的名字了。商家也打促銷戰有的八折有的送育兒指南既然奶粉牌子多,那麽在商家之間,就會有競爭和五花八門的促銷方式。除了廣告大戰,價格大戰也是重要砝碼。比如在廣州本埠獨大的生隆昌牌奶粉,怕其他牌子搶了地盤,常常打出降價招牌:“每斤五毫,八折出售,大罐四毫,中罐一毫半,小罐一毫。”還有一種促銷手段是贈送育嬰手冊,比如在上海、杭州和寧波一帶賣得很火的愛蘭漢百利牌奶粉做促銷:凡購買這個牌子的奶粉兩聽以上的,都能獲贈中英雙語的《育兒寶鑒》一本。如今在舊書網上還能找到民國時期雀巢力多精(當時譯名為勒吐精)的育兒指南。看著這有近百年歷史的育兒指南,不得不讓人佩服百年之前乳品行業宣傳功力之深,指南內容非常翔實,開篇就闡明了母乳是嬰幼兒最佳的食物,只有當母乳不足或母乳質量差的情況下才能用乳粉來代替,同時還介紹了牛奶和乳母餵養的缺點,最後幾頁甚至還有與當地知名幼兒園開展嬰幼兒健康大賽,以及客戶案例圖片等,完全與當下的乳業宣傳手冊無二致了。與黃曉珍深刻的奶粉記憶相比,她那1950年代出生的兒媳和1960年代出生的女兒難有兒時吃奶粉的回憶,在那個年代,多數母親可在家哺乳,加上當時嬰幼兒奶粉只是應急品,不是必需品,即使母親奶水不足,給孩子加的也是米糊或奶糕。於是乎,奶粉便成隔代記憶了。
------分隔线----------------------------
栏目列表